【人物】布拉泽维奇,培养伟大教练的伟大教练


“我把这场胜利献给一个人,他在1998年开创了这一切,他就是契罗·布拉泽维奇。老爷子,这场胜利献给你,是你开启了这一切……(或许)我可以带队赢下五块奖牌,但‘教练的教练’只有一个,他就是契罗·布拉泽维奇!”

6bddc3a1-8ced-4997-ba8c-15b7b301b20b.jpeg

2022世界杯三四名决赛,达利奇率领克罗地亚以2-1击败“大黑马”摩洛哥,连续两届世界杯都为祖国带回一块奖牌。可面对蜂拥而上的鲜花和掌声,他却在赛后斩钉截铁地告诉世人:不管他为克罗地亚创造了多少荣誉,拿回了多少奖牌,他的功劳都不可能盖过身为“教坛奠基人”的布拉泽维奇。

达利奇的这席话,让彼时卧病在床的“契罗”,深受感动和鼓舞:“我的孩子!你说的话,我都听到了。是达利奇让我活得更久一点,我听了他所说的话,我对此非常感激。感谢他让克罗地亚人又团结在一起,他带队治军就像拿破仑一样英明,他也再次向世人证明:克罗地亚是足球强国,是世界最佳之一!”

或许当时谁都没有想的是,已经与癌症斗争了12年的契罗·布拉泽维奇,还是在卡塔尔世界杯结束后不久驾鹤西去,享年87岁!克罗地亚乃至整个世界足坛来说,都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中。

e027-87e77b2d3bd0c559d2472f892e78edf6.jpg

支离破碎的童年

1935年2月10日,米罗斯拉夫·契罗·布拉泽维奇出生于波黑特拉夫尼克的一个克族家庭。他的父亲马特·布拉泽维奇和母亲卡塔琳娜·布拉泽维奇(原姓马托维诺维奇)一共育有八个儿女,但有一对双胞胎伊维察和马里察,因一场肆虐的“西班牙大流感”而早夭,而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,契罗却并没有受到太多的照顾。

据布拉泽维奇回忆,他的母亲卡塔琳娜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,曾毕业于斯拉沃尼亚布罗德的一所女子学校,能说一口流利的德语。他的父亲马特并非高知家庭出身,但因为仗义疏财,在特拉夫尼克当地有着很好的口碑。可原本和睦温馨的家庭,却因为一场战争而支离破碎。

1944年10月,南斯拉夫游击队在攻打特拉夫尼克时,失去了两位英雄首领——约瑟普·马扎尔·索萨和佩塔尔·梅恰瓦(被迫击炮击中丧生),在这之后,这支主攻特拉夫尼克的军队,就在得到上级许可的情况下,对特拉夫尼克进行了24小时、无差别的复仇行动,导致大量的克罗地亚人流离失所。

那时候,马特和三个女儿(耶莱娜、德拉吉察、约泽菲娜)都住在萨格勒布,可当他准备带着女儿们回家过暑假时,却得知特拉夫尼克已经化成一片焦土。而更加令他心急如焚的是,妻子卡塔琳娜和小儿子契罗,都没有撤离特拉夫尼克,他的大舅子久罗·马托维诺维奇甚至还因为自卫杀人,导致整个家族的人都被关进监狱。如此一来,年少的契罗·布拉泽维奇也就像孤儿一般,都遗忘在特拉夫尼克,过着流离失所的苦日子。

也正是在那一年,契罗的两位哥哥安特(19岁去世)和约什科(17岁去世)都在二战中牺牲,也据说是因为这个原因,母亲卡塔琳娜才在登记他的出生年月时,把他的年龄改小了3岁,从而让他免于可能的兵役(曾有克罗地亚媒体证实:布拉泽维奇的确生于1932年)。

1945年8月,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父亲马特回到特拉夫尼克,并重操旧业(餐饮),而契罗·布拉泽维奇的母亲也从监狱被释放。直到那时起,契罗的生活才稍稍安定下来,他也逐渐展露出在体育上的天赋。

滑雪转足球

刚开始的时候,契罗主攻冬季项目,几乎每一天,他都会和小伙伴塞卡去练习滑雪,而他们练习的场地,就在格拉查尼察兄弟队(当地的一家足球俱乐部)的球场附近。很快,契罗就被当地协会选中,参加在亚霍里纳举行的“共和国跳台滑雪锦标赛”,而在波霍列举行的全国锦标赛上(1950年),契罗·布拉泽维奇也拿到了第三名的佳绩。

1952年,南斯拉夫全国锦标赛在亚霍里纳举行,代表波黑参赛的契罗竟然在六公里越野滑雪的青年组比赛中,战胜来自斯洛文尼亚的大热门舍克内赢得金牌。因为这是波黑在该项目中首次夺金,契罗还受到了时任地区第一领导人久罗·普察尔的接见,并得到毛衣、滑雪板等礼品。

如果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,布拉泽维奇大概率会成为全国滑雪冠军,并代表南斯拉夫在冬奥会上一展身手,但也就是在拿全国滑雪冠军的那一年,他开始展露出足球天赋,并得到两位伯乐米措·佩亚诺维奇和梅霍·道托维奇(时任格拉查尼察兄弟队教练)的青睐。不过由于年龄的限制,他暂未被提拔到一线队。

在这之后,波黑滑雪协会又再次向契罗发出邀请,想派他参加在姆尔科普连举行的新一届南斯拉夫全国锦标赛。或许布拉泽维奇是注定要走职业足球这条路,就在波黑滑雪协会发出邀请期间,布拉泽维奇前往萨格勒布看望姐姐耶莱娜和德拉吉察,并偶然遇见了前萨拉热窝和萨格勒布哈什克的功勋门将兹拉特科·戈拉茨,后者在特拉夫尼克任教时就对布拉泽维奇留有非常深刻的印象。很快,布拉泽维奇就被戈拉茨推荐给名帅米兰·安托尔科维奇,并最终加入他梦寐以求的萨格勒布迪纳摩俱乐部,从那时起,他也正式转战职业足坛。

1675905565552.jpg

可正所谓“命运弄人”,彼时的萨格勒布迪纳摩名将如云,初来乍到的布拉泽维奇根本得不到机会,而更为致命的是,他很快就被征召入伍,并被调往恰恰克(塞尔维亚)服兵役。再加上埃及爆发苏伊士运河危机,他的服役时间从18个月直接延长至24个月!

在长达2年的兵役结束后,布拉泽维奇带着遗憾和不甘离开萨格勒布迪纳摩,并先后辗转于萨格勒布火车头和萨拉热窝。可因为工资太低,他只能再谋一份营生,并去萨格勒布电力中心当工人——一次意外事故,甚至差点要了他的命。

这样的坏运气,几乎贯穿布拉泽维奇的整个球员生涯,像他在萨拉热窝队效力时,其实也过起色,甚至还一度得到南斯拉夫二队的征召,可在卢布尔雅那的一次训练中,他却遭遇膝盖重伤,险些提前退役。但面对人生中接连不断的打击,契罗·布拉泽维奇并没有屈服。

教练的教练

1960年,布拉泽维奇从萨拉热窝转投里耶卡,闲暇时,他大量看书,先后攻读里耶卡教育学院和萨格勒布体育文化学院。上世纪70年代,契罗又跑到瑞士伯尔尼进修教练课程,而到了1982年4月,他还以一篇“现代足球中的防守阵型和进攻方式”作为毕业论文,从萨格勒布的高等教练学院结业。据塞卡·布拉泽维奇回忆,契罗其实早在签约锡永时,就已经在谋划日后的教练生涯:“他非常清楚,在经历如此长的伤病后,他根本不可能再踢好球。他当时就非常自信地跟我说‘我去瑞士无法成为明星球员,但我会努力成为一名伟大的教练。’”

1675904894024.jpg

事实证明,布拉泽维奇绝不是爱逞口舌之快之人,退役从教后,他在萨格勒布迪纳摩、草蜢(瑞士)和斯洛博达图兹拉(波黑)都拿过联赛冠军;执掌克罗地亚队,他更是为独立不久的祖国带回了一块沉甸甸的铜牌。

除了战绩彪炳之外,布拉泽维奇还善于发掘新人和提携后辈。在上海申花执教期间,他慧眼识珠并大胆启用像吴曦、宋博轩和冯仁亮这样的年轻球员。之后接手中国国奥队,他也是力排众议,对性格球员巴力委以重用。

现如今,布拉泽维奇的门徒已遍布全球,其中就包括克罗地亚队主帅达利奇,沃特福德主帅比利奇、印度队主帅斯蒂马茨、前波黑队主帅普罗辛内茨基以及前天津松江主帅拜塞克。在谈到恩师的历史地位时,普罗辛内茨基有着与达利奇一致的看法:“他是一位伟大的人,我们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,我们所有人都知道,作为教练的契罗有别于其他任何一个人!”

而最令人动容的是,即使是在病情最为严重的时候,布拉泽维奇也还想着为克罗地亚足球发挥余热:“很久之前,我就说过,我想最终死在教练席上。可我现在还在接受化疗,等这个周期结束后,我会根据检查结果再做进一步的打算。如果我能恢复得好一点,我想立马去一家大俱乐部担任顾问。只要医生开了绿灯,我就会尽快出山。”

虽然最终未能如愿,但亲爱的契罗,请安息吧,你挚爱的克罗地亚足球后继有人,永远都不会失去光泽!

281375390_433749345420263_4975528685406827542_n.jpg

推荐文章
广告:
© 2023 94足球 All rights reserved.